少儿美术加盟网 > 美术加盟 > 主持人为何会出事?最性感的男声是谁?光环后

主持人为何会出事?最性感的男声是谁?光环后

生根加盟网 美术加盟 2020年12月28日

董浩在《不吐不快》中画的插图。董浩在《不吐不快》中画的插图。周立波汪涵郭德纲

嘉宾出场

董浩:1956年生,央视知名少儿节目主持人。1977年开始从事播音、主持工作,第十届中国播音主持“金话筒”奖获得者。曾为《阿信》《铁臂阿童木》《米老鼠和唐老鸭》《机器猫》等上千部中外影片、动画片配音;解说过《黄山》《走出低谷》《***》等多部大型系列专题片。作为《大风车》《芝麻开门》等少儿节目的主持人,深受孩子们喜爱,被亲切地称为“董浩叔叔”。

“董浩叔叔!我是看着您长大的!”

“你看着我长大的,我才是你的孩子!”

全场大笑。8月17日下午,南国书香节2号会议室内,座无虚席。风趣幽默、憨态可掬,挺着发福的肚子,央视知名少儿节目主持人董浩带着他的新书《不吐不快》亮相,该书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。

面对着许多“看着他节目长大”的读者们,“孩子王”董浩三次打断主持人,想要跟这些80后、90后多交流一会儿。“我可能离开你们很久了,但我对你们的感情很深。”他笑称,“陪你们这些孩子,比陪我自己孩子的时间还多。”

“我还是中国*性感的男声”

“作为一个蹦跶了38年,并且还在一线蹦的广播电视人,我有责任把自己的经验写出来。”董浩说,现在广播学院的学生用的还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教材,严重滞后于时代的发展。如今像周立波、郭德纲、汪涵这些知名主持人,并非科班出身,也没有标准的普通话,“他们为何受观众喜欢?就是因为有个性。”

事实上,董浩也非科班出身,他出身于一个艺术家庭,父亲是一名书法家。1977年进入广播电视行业前,董浩是一名美术老师。刚入行的前几年,几乎每晚*自练习到晚上12点。不会搞人际关系,他干脆不去搞,一心扑在业务上,“我一开始就尝到了舍得的甜头。”对于自己的声音,他很自信:“我觉得至今为止,我还是中国*浑厚、*性感的男声。”

不过在前年,董浩就渐渐地把主持业务都推掉了,并非因为他对播音主持的热爱减少,而是他认为,过了五十后知天命,不能再做“拦路虎”了。看到后辈主持人,他会手把手教导,但会把主持的机会尽量让给他们,而自己绝大部分时间,都用来绘画创作。

曾经也有学校找过董浩去担任老师、院长,但他都**了。“我不敢接,我现在没有这个时间,但我可以出意见。”他笑称,“我觉得广东所有的播音主持人员,都应该来跟我交流,我真的是个百宝箱!”

“永远是女儿的同盟者”

“孩子王”董浩如何教育自己的女儿呢?他坦言,自己陪伴电视机前小朋友的时间,甚至超过了陪伴女儿董笑笑的时间。他从不干涉女儿做任何决定,只会听她讲道理,然后“永远做她的同盟者”。

“中国人有时关系太过僵硬,夫妻就是夫妻,父女就是父女,但其实都应该是朋友,是平等的。”董浩说,自己和女儿一直以朋友相待,非常**。女儿初三那年,主动找他谈心,两人从下午四点谈到晚上九点,甚至忘了开灯,错过了饭点。女儿向他说了自己想考鲁迅美术学院,然后留学的想法,董浩表示支持,那一刻,他觉得女儿长大了。

在出国留学的决定上,女儿非常决绝,董浩二话不说,就把女儿接回家。半年时间,董笑笑考过雅思,一个人赴伦敦圣马丁服装学院读书。董浩说,“对于舍得的境界,她继承了我,甚至超越了我。”

“广东人对*的嗅觉更灵敏”

董浩说,这是他第N次来广州了。自己下个月就和几个画家在深圳会有一个联展。

“有段时间我不爱来广州,感觉灰蒙蒙的。”董浩回忆,那会儿整个城市给他的印象特别陈旧,不过近七八年来,“生气和活力又回来了。”广东人在他看来也是非常友好善良,和北方人相比,“对*的嗅觉更灵敏。”董浩笑谈,希望广东人能在嗅到*的同时,有所为有所不为。

对话

主持人离名利场很近

南都:在《不吐不快》里,您提到“现在主持人离名利场很近”,为什么这么说?

董浩:主持人离名利场很近是毋庸置疑的。以前齐越老师就是一个“大白缸子”,上面写着“劳动模范”,兜里可能就装一包几毛*的香烟,但你会看到他伟岸的身躯,要有人跟他说给你六十万你走上去,他肯定会把他骂走。我们从业的时候也没有预想到现在会这么热闹,与知名度、收入紧密挂钩。很多出了事的主持人,我认为也是被这样那样的眼前利益所诱惑,为什么有的人没有出事?所以很多事情自己还是能够把控的。我们可能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改变这个时代或者推动这个时代,但是我们可以做一些分内的事情,来自修其身,心存善念。

南都:您从业的这38年,有过诱惑吗?

董浩:当然有。如今我很多学生都是教授了,但我还不是。我1987年做过处长,但我自己辞了。我在做一种无言的抗争,来告诉你们:这个游戏我不想玩,我来坚持我的底线。我这一生,我觉得没有意义的事,我一分钟都不浪费;但我觉得有意义的,我可以献出我的生命,比如播音主持。

南都:如何看待看着您节目长大的80后90后?

董浩:他们都是我的孩子,我曾多次呼吁不要太苛责80后、90后,他们只是赶上了“只生一个好”的政策时代。这个资讯世界缺少沟通,父母和他们的交流很少,但中国的未来在他们的手里。我经历过更加纠结、更加困难的年代,所以我站出来,把我的经验写到这本书里。

绘画:2008年,一幅16平尺的《京剧人物》画作,拍出85万的价*;

出书:并非为**,“出书收入还不如自己卖画。”

采写:南都记者万蜜实习生古晓彤

摄影:南都记者谭庆驹实习生陈绮琪(CFP供图除外)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