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儿美术加盟网 > 美术加盟 > 淘米网CEO:做让用户惊叫的公司

淘米网CEO:做让用户惊叫的公司

万马加盟网 美术加盟 2021年01月19日

你知道时下的孩子*迷恋的是什么吗?

“在我们班里,你基本找不到一个既不玩摩尔庄园又不玩赛尔号的同学,如果有,那他一定会被其他人取笑很老土。”上海浦东一所小学四年级的男孩徐亮说。

**阅读

徐亮觉得摩尔庄园是给女孩子玩的,他跟他的兄弟们在赛尔号里有一个战队,可以一起作战,一起完成任务,还可以交换精灵。下课的时候,他们会在一起讨论各种策略。怎么才能去到千年前的赫尔卡号?怎么样才能得到谱尼?这些孩子们认真研究的课题听上去就像*星语。

****这种*星语的是2007年末成立的淘米公司,一个200多人规模,平均年龄在25岁的年轻团队。2008年春节前后,淘米**款针对7-14岁儿童的游戏《摩尔庄园》诞生。

现在淘米网的注册用户已经达到了5000万,活跃用户也在1000万以上,每天都有4万封孩子的来信,像雪片一样地从全国各地飞来位于上海漕河泾的淘米公司。

让家长放心,让妈妈心甘情愿地为孩子玩网络游戏掏*并非易事。每隔45分钟强制孩子休息,夜里零点到早晨6点服务器严格关闭,开发儿童浏览器**不良信息,甚至包括CEO见到家长就发名片,“上面有我的电话,有事直接打给我”。

这家梦想公司的执掌人是1980年出生的CEO汪海兵,接受理财周报记者采访时,他也像个大小孩一样,时而手舞足蹈,时而开怀大笑。汪海兵希望每个孩子看到淘米的游戏,**个反应都是“哇”。

市场**不花*

做让用户感到“哇”的公司

理财周报:刚才听你们员工说,淘米公司的市场**只有一个人在做,是不是真的?

汪海兵:确实是,市场**只有一个女生在做。我们的**更多是通过孩子们之间的****。

**阅读

理财周报:市场**投入了多少*。

汪海兵:现在基本上不花什么*。

初期推摩尔庄园的时候,也非常少,*多的时候也就几十万。这与我们做产品的价值理念有关系。我认为一个好的互联网产品,如果真的能够给人们带来发自内心的快乐和用户价值,人们会很主动地去传播它。

淘米公司的产品,是要让大家觉得,哇,原来游戏是可以这样做的,原来男孩子产品还能这样做。我经常对淘米人说,如果我们的产品不能给用户带来“哇”这样**声的感受,就不要去做了。

理财周报:一款产品从策划开始,到研发直至*终上线的过程和机制是怎样的?

汪海兵:我们的每一款产品要想上市之前,要经历五个阶段。

**个叫原型设计,也叫概念设计。我们把想法用一定的方式表达出来,可能只是出几张美术的图,只出玩法这些的核心东西,我们就会找**拨的小朋友来看。问他们,如果淘米公司做一个这样的故事,你会觉得怎么样。这时候再根据孩子们的反馈进行调整。

第二阶段叫Demo设计阶段,也还不是正式的产品,就是像做个样机出来,游戏基本上成型,我们再请一批小孩来看,给我们意见。

第三阶段是产品的封闭测试,公司所有的淘米人都可以体验这个游戏,我们再会找100个左右的小朋友来看,然后再作调整。

第四阶段是对外封测,*后才是公测。这五个阶段我们都有两个要求,**,必须要有小朋友的参与,目标用户群必须要提出意见和想法。

第二,公司内部有约100人组成的产品价值评估委员会,各个部门的总监从品牌层面、技术层面、儿童价值层面等不同的角度来讨论,产品的设计是否符合淘米公司的产品价值观,是不是能做到“妈妈放心,孩子开心”,妈妈放心这里做了哪些环节,故事是否有创新性,能不能吸引孩子,美术表现是土气还是洋气。精细到什么程度,务必让人一看就是淘米公司出的。

理财周报:这个过程大概要多久呢?

汪海兵:那要持续至少半年的时间。

理财周报:*初你们的团队有多少人。

汪海兵:大概10-12个人吧,基本上都是研发的,现在已经有200多人了。品牌起来得太快,我们后面的运营已经有点应接不暇了。

我们*近品牌管理的体系也才刚刚建立起来,有个品牌管理的新部门成立,后面会逐步完善这个事情。

线上类腾讯线下类迪斯尼

盗版是一道过不了的坎

理财周报:具体跟我们讲讲淘米的商业模式吧,线上线下分别是怎样的?

汪海兵:淘米公司整体的商业模式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是线上,这个跟腾讯很像,是VIP机制,小朋友可以用10块*去买超级拉姆或者超能NONO这样的增值服务。但不花这10块*也可以玩。

**阅读

理财周报:大概有多少比例的人会购买这样的增值服务。

汪海兵:这个就不太好说了,但是非常低。

理财周报:这一块实际上营收并不大?

汪海兵:不大,不然我们200多人的公司怎么才刚刚实现盈利。我们公司*大的成本是人力资源成本。在中国做网络游戏的公司,在两年内盈利的很多,我们线上有更多的游戏的商业模式。

理财周报:淘米网是不是也属于儿童社交网站。

汪海兵:我不愿意将它局限定位在SNS网站或是游戏网站,只可以说是中国儿童娱乐服务公司。

理财周报:线下的商业模式是怎样的?

汪海兵:线下商业模式其实就是一个类迪斯尼模式的品牌运营,通过品牌授权的方式来进行各个方面的拓展,现在也在不断地增加品类。

理财周报:线上收入多还是线下多?

汪海兵:线上多。

理财周报:你们在线下有个扭蛋产品,这个做得怎么样?

汪海兵:这个扭蛋机可*了!我们是和美奇,中国*大的扭蛋产品商一起合作。美奇扭蛋在这之前拿过一些品牌,比如梦幻西游这样知名的大型游戏,但都做得不好。今年年初刚刚推出塞尔号系列,试探性地铺了一千台,就卖翻了。只是说后面的量还没有跟上,接下来我们会加大铺面,那会是个不得了的数字。

理财周报:和美奇是如何分成的。

汪海兵:那肯定是美奇占得稍微多一些啦。我们只是品牌形象授权给他们,其余的生产设计、渠道销售**,都是他们在做的。

理财周报:我了解到,塞尔号的图书杂志在有的小学班级里,几乎是人手一本。

汪海兵:这是我们现在*头疼的问题。你现在在市面上能看到的塞尔号的所有出版物,应该都是盗版的。目前塞尔号的图书盗版率是90%,卖了几百万份全是盗版。如果我们这部分能够都是正版,淘米公司能赚多少*。

包括塞尔号的卡牌,我们也从来没有做过。但现在市场上已经铺天盖地,都是模仿我们之前摩尔庄园的卡牌所做的。

理财周报:那淘米有什么策略来应对这个问题?

汪海兵:品牌运营这块我们还是会花大力气来做,这是淘米公司长期的战略。品牌具有长期可持续性,这是淘米的*大价值所在。

从商业模式的角度来看,怎么去扼制这些盗版,那就只有看整个社会的努力。日本四五十年以前也是满地盗版,说不定,中国在10年或者20年之后,盗版也绝迹了。随着国家法规的健全,这一块我其实是很有信念的。但我不能说,到国家没有盗版的那一天,我们再来做正版的事业,我们应该共同推动。

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盗版卖得好,我正版卖得少一点,但总的盘子大的话,我也还能赚。我们塞尔号的正版书马上就要全面上线,可以预想我们到时会采取一些防盗版的策略,可预想卖得也会很好。

理财周报:盗版对于你们线下出版收入会带来多大影响?

汪海兵:非常大。目前来说,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件事情。我常常安慰同事们,好在我们还有线上的支撑,好在我们没有这么容易死掉。像那些光做线下动漫的公司,因为盗版而倒闭的公司有很多,我们应该感到庆幸。

100万用户同时在线

2010年线下收入预计增10倍

理财周报:塞尔号这款游戏从去年六月上线到现在,发展得比摩尔庄园还快,我了解到现在玩塞尔号的小朋友比摩尔庄园还要多,特别是小男生。塞尔号的策划初衷是怎样的?怎么会发展得这么快?

**阅读

汪海兵:那是当然的,因为塞尔号是在摩尔庄园的基础上才成长起来的。

淘米公司在细分用户群的时候发现,女孩更多喜欢待在摩尔庄园,男孩和女孩喜欢玩的东西不一样的时候,应该去创作一款产品来符合中国男孩的需求。这个时候就要去寻找和**一个故事。去年做能源是有原因的,金融危机来临的时候,石油涨价很厉害,全球都在关注能源的问题,关注环境、关注能源,这是未来的大趋势。我们来引导孩子关注这个事情,是非常好的题材背景。我们做了太空主题的设定,多星球的设定,飞船的设定,到这步时,我们发现这些元素融合起来,是不错的组合。人物是机械的,太空飞行是有想象空间的,精灵的探索和收集是有乐趣的,还有精灵的培养和对战是有对抗的。在**次原型设计阶段,孩子们都很喜欢。所以在4、5个月的时间,完成了塞尔号的研发。之所以发展这么快,就是因为站在摩尔庄园的肩膀上。

理财周报:所以,你们是通过摩尔庄园来宣传赛尔号?

汪海兵:对。我们敢这么做,我们希望,摩尔庄园里的男孩子,你不太喜欢这个东西,那我们做了一款专门为你订做的产品,那你就过来吧,反正都在我们淘米的体系中。

在摩尔庄园诞生之前,我们当时想要做**,都没有任何一个儿童的平台,除了央视少儿频道。在互联网上能够聚集起中国这么多的孩子,当时更是没有的,而摩尔庄园就成为了这样的地方。

理财周报:现在塞尔号同时在线可以达到多少人?

汪海兵:我们一般都会有55万塞尔号,45万摩尔庄园用户同时在线。这样一个100万的用户规模,放在盛大的一款游戏上,就是一年十几亿的收入。我常常跟盛大的人开玩笑说,淘米帮你们提前培养了网络用户,年龄已经提前到了六七岁的小孩。

理财周报:据我了解,塞尔号现在*高就是100级,那会不会考虑升级,接下去会怎么发展?

汪海兵:肯定还会一直变化,我们每周都有的剧情和任务的更新。塞尔号的*初构思实际是借鉴了日本一款已经风靡10多年的游戏《口袋妖怪》,所以说塞尔号再做个四五年一定也没有问题。

理财周报:怎么看待淘米在国内的竞争对手,像奥比岛、盒子世界等。

汪海兵:我们很欢迎他们的加入,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进入这个行业,现在这个领域还是一片蓝海,产品品类还不够丰富。淘米还有很多不同理念的构思,丰富的产品想推,但是受到规模的限制,心有余力不足。所以希望同行能够多生产一些独特的游戏。现在的同质性还是很大,差异性远远不够。所以我想严重呼吁,请不要再抄了,要抄也去抄国外的吧。

理财周报:从创业初期的1000万的天使投资,到去年启明创投的500万融资,公司接下来还有进一步的融资计划吗?

汪海兵:没有这个打算,我们去年已经实现盈利,不差*了还融什么资。

理财周报:预测一下,2010年淘米的收入大概会达到怎样的规模?

汪海兵:线上还是继续稳步增长,但我预计,淘米2010年的线下收入会是去年的10倍。

淘米的挑战在哪里

这是一篇编后,你也可以理解成为一次风险提示――无论是对淘米、淘米的玩家,还是对有兴趣投资淘米的机构,或者是对那些想追赶淘米的后来者。

**阅读

在淘米网的首页,“淘米妈妈”是一个相当醒目的链接,而就在理财周报记者采访他的那天,淘米网还举办了一个家长座谈会。加上种种限制孩子上网的措施,汪海兵对家长的态度可谓极端重视――他很清楚谁才是真正的消费者。

1月7日,淘米高调宣布已经实现盈利,而且未来盈利将大幅增长。风投和后来者从这种高调中看到的是一座待挖掘的露天金矿,但家长们看到的是什么?恐怕是你已经从小孩身上赚了很多*,以后还要赚更多的*,我的小孩会更迷游戏,更不学习了,我*好还是要控制一下小孩玩游戏的时间,那个什么VIP可不能再给他买了。

矛盾吧?因为淘米盈利增长的幅度,和孩子玩游戏的时间精力成正比,自然就和家长对淘米的接受程度成反比。这几乎是不可调和的矛盾,再出台更多类似每天关服6小时、玩45分钟强制休息的措施,也只能是治标不治本。

汪海兵说了,虽然现在收入主要来自线上增值服务,未来的盈利将主要依靠线下衍生品。淘米的董事长是前腾讯COO曾李青,腾讯的现在恐怕也是淘米人不断憧憬的未来,那腾讯是靠什么赚*的?

这里提前预告一下,理财周报很快会推出“腾讯赚*的100种方法”,作为这个策划的执行者,我可以负责任地说,里面绝对不包括卖公仔或者扭蛋机。

盗版有多可怕,汪海兵现在已经有切身体会了,比盗版更可怕的是他已经承认对盗版毫无办法,只能软弱地期望将市场做大,从而与盗版和平相处。

另外再提一点,记者告诉我,汪海兵对淘米去年营收、利润等问题一概拒绝回答,所以尽管故事很美,我依然有点雾里看花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