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儿美术加盟网 > 美术画展 > 『每日一画』《缠毛线》生活原色才是我们应该

『每日一画』《缠毛线》生活原色才是我们应该

希望美术教育 美术画展 2021年02月26日
『每日一画』《缠毛线》生活原色才是我们应该认真追求的。

『每日一画』《缠毛线》生活原色才是我们应该认真追求的。

《缠毛线 》弗雷德里克·莱顿 (英国)约1878年

『每日一画』《缠毛线》生活原色才是我们应该认真追求的。

100.3cm×161.3cm 布面油画 悉尼新南威尔士美术馆藏

名画赏析

画家沿用古典绘画法则,以学院派绘画的严谨,描绘了缠毛线的母女。年轻的母亲坐在凳子上,姿态优美地绕着毛线, 衣裙的表现呈现古典风格;小女孩全神专注地配合着母亲,扭动着身体,一幅稚气。莱顿以古典手法去表现生活,因而使作品有呆板僵化之感,并且流露出缺少真实情感表现的缺陷。




『每日一画』《缠毛线》生活原色才是我们应该认真追求的。


不过,看她们缠毛线的神态,并未表现出轻松和愉快,尤其是女儿有着一脸的不情愿。如果你小时候有幸看过奶奶、母亲织毛衣,一定也看过缠毛线吧,甚至也有过如画一样的情形。机械式的重复劳动,所以,在少女的脸上没看到喜悦和笑容是情理之中的。想象这种劳动被机器替代了工作是多少省力省心,虽然少了一些生活情趣。


『每日一画』《缠毛线》生活原色才是我们应该认真追求的。

莱顿唯美的古典表现技法是不是只有惊叹的份!


作者&再创作

弗雷德里克·莱顿又译洛德·莱顿(Frederic Leighton,1830-1896)是英国19世纪唯美主义画派最著名的画家,在英国绘画史上享誉极高。他以极其辉煌的艺术风格冲淡了雷诺兹,成了英国皇家学院派的代名词。

1830年12月3日弗雷德里克·莱顿出生英国史卡布洛约克郡的医生世家,却生长在跨海远隔的俄罗斯。祖父吉姆·莱顿爵士是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的皇宫医生,莱顿的父亲子承父业也作了沙皇的医生。尼古拉一世上台,莱顿一家离开俄国在欧洲游历寻找定居之所。欧洲各大名城的巡礼给予了年幼的弗雷德里克·莱顿一家唯一的后人充分的历史和文化知识。

莱顿的父亲是位古典艺术的爱好者,他对幼年的莱顿留下深刻的影响。

莱顿9岁开始自己作画。10岁随父亲来到罗马,师从一位叫梅利的画家,在那里获得了绘画知识。13岁赴德国,曾在法兰克福美术学校学了一段时间,14岁又来到艺术之都佛罗伦萨,这些流动生活使莱顿扩大了艺术眼界。在佛罗伦萨偶遇美国雕刻家波沃尔斯,他看了莱顿的画对他父亲说,“自然”已经赋予了他。并告诉莱顿,“你将成为一个像我一样令人满意的杰出人物”。



『每日一画』《缠毛线》生活原色才是我们应该认真追求的。


莱顿在佛罗伦萨进了阿卡德米亚美术学校学习,业余时攻习解剖。后来又转回法兰克福学校学习到17岁。他崇拜安格尔,复制过提香和柯勒乔的画。

与维多利亚时代的著名画家不同,身为画院院长的莱顿,不仅不是美术学院的学生,甚至不是在英国本土接受的教育。足迹所至,莱顿在布鲁塞尔、巴黎和法兰克福断断续续上学,并进行美术培训。

1852年,22岁的他移居罗马进入了罗马美术学院进行正统的绘画学习,并开始了独立的艺术创作。这一年他创作了场面宏大、气魄雄伟的历史题材的作品《契玛布埃小姐护送的行列通过佛罗伦萨大街》(又译《圣列的行进》)一画,显示了他的气质和才华。

1855年,莱顿返回他从未到过的故乡—英国,《圣列的行进》在皇家美术学院的画展上展出获得了成功。评论界从那时开始就一直是他的朋友,给予了他极高的推崇。令画家更为高兴的是,这幅画不久竟被维多利亚女王购买,他本人则有幸晋见了女王。这时的他已成为英国画坛上当之无愧的后起之秀。从此,这位年轻画家一跃登上大英帝国的画坛。在罗马,他认识了在罗马研究艺术的英国画家布朗、小说家、诗人丁尼生。他们发现这个小伙子身上有着出众的艺术天分,“似乎有桂冠样的光芒在这个叫莱顿的年轻人额角上闪烁……有朝一日他一定会坐上皇家美术学院院长的位置”,回到英国后他们对当时名盖英国的米莱斯说。

1859年29岁的莱顿定居伦敦,效忠英国女王。

1868年莱顿展出自己的学位作品《圣哲罗姆在沙漠里》,获得了美术学院院士称号。

1878年11月13日莱顿接任去世的格兰特任美术学院院长,人们一致公认他的学识、气质、能力和责任感,这些都表明他是出色的领袖人物,能掌握这一高等学位的权力。他在那个时代可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人,博得所有人的拥护。

莱顿从小热衷于古代神话、圣经的题材,追求恬静、和谐、典雅的样式。

1858年,莱顿曾参加过拉斐尔前派运动,但终因受古代艺术影响太深而走向学院派新古典主义的路上去。在担任“宫廷画师”期间,他为迎合上层趣味,弥补英国美术中匮乏的高雅、精炼趣味,画风日趋甜美、抒情,柔和的造型、饱满的色彩、细腻的刻画常使所描绘的形象具有欢愉、轻盈的气质。但后来又在此特征上略带羞涩、倦愁之感伤情调。画《仙女普赛克的沐浴》正是莱顿这种最后画风的写照,细致入微地描绘了裸体女性的沐浴,表现出妩媚的体态和倦息愁恩的情调。

1878年他曾出任英园皇家美术学院院长,因此.他的画风对英国画坛有很大影响。

莱顿晚年疾病缠身,但仍不停创作。他的艺术获得了崇高的荣誉,1886年莱顿56岁时,英国女王把他列为英国贵族,号为斯特雷顿莱顿男爵,他是英国唯一获此殊荣的画家。莱顿于同年去世。他的遗嘱是:“把我的爱献给学院。”

(文中观点,不代表希望说观点)

标签: